鴨黃病毒病的流行情況與防控
時間:2021-05-25   來源:華南生物   作者:張成棟

鴨黃病毒病

        鴨坦布蘇病毒?。ㄋ追Q“鴨黃病毒病”)在我國由2010年4月始發于浙江、福建蛋/種鴨,到同年底傳遍全國蛋鴨和種鴨。時至今日,鴨黃病毒病波及范圍廣,已經成為一種危害我國養鴨業的新型傳染病。

鴨黃病毒病流行情況

        2010年4月,從我國東南沿海(浙江、福建等地)開始發病,之后在我國華南、華東、華中、華北等養鴨集中區大面積爆發,對我國養鴨業造成巨大損失。2011~2012年養鴨集中區依然有該病發生,但相對平緩,這可能與患過該病的鴨體內存在一定抗體有關 。2016年國內黃病毒滅活疫苗、活疫苗相繼上市,養鴨區域免疫率達80%以上,該病達到可控狀態;2010~2017年間鴨黃病毒的非發病、非免疫區域(如湖南、湖北等地)從2018年6月份開始爆發,發病率在40~50%,嚴重地區發病率高達75%以上。

        2019年以來,鴨黃病毒病的流行范圍越來越廣,幾乎涉及到白羽肉鴨養殖的各個密集區;且傳播速度加快,鴨舍密集區一戶鴨群發病,隨后便以該點為中心,快速向周邊區域擴散,幾天之內可傳遍周邊區域,形成“疫區”;發病率和死亡率都在加大,發病率達80%以上,日死亡率都在2%~10%之間且發病日齡越早死亡率越大;神經癥狀越來越突出,以前只是出現小比例的鴨腿軟、站不起來,現在出現較明顯比例的鴨翻個、搖頭晃腦。2020年下半年至今,在水禽養殖密集區的發病肉雞群和/或部分蛋雞群病料中檢測到鴨黃病毒陽性,值得關注!

病原特點

        2010年春末夏初,在我做東部麻鴨病料中分離到的病毒與馬來西亞和泰國的蚊源和雞源坦布蘇病毒高度同源(核苷酸序列同源性大于84%),遂將該病毒鑒定為坦布蘇病毒的一個分離株。該病毒與黃病毒屬恩塔亞病毒群關系很近;病毒粒子呈小球,在感染細胞胞漿內復制;病毒直徑約45nm,有囊膜,基因組為不分節段的單股正鏈RNA,基因組全長約11kb,由3個結構蛋白(C蛋白、M蛋白、E蛋白)和7個非結構蛋白(NS1、NS2A、NS2B、NS3、NS4A、NS4B和NS5蛋白)組成。病毒對熱(56℃, 15min失活)、氯仿、乙醚、強酸(PH<5)、強堿(PH>10)敏感,分離毒在37℃、pH7.2 條件下不能凝集鴿子、雞的紅細胞,可在雞胚、鴨胚成纖維細胞及多種傳代細胞(如BHK-2細胞、Vero細胞)中增殖。相對于坦布蘇馬來西亞毒株,中國分離株與泰國毒株之間具有更近的遺傳關系。與2010年分離的鴨黃病毒相比,新分離的病毒遺傳性相對穩定,并無明顯變異(2018年中國畜牧獸醫學會學術年會)。

        鴨黃病毒可以感染各日齡的鴨(番鴨不易感),以麻鴨最嚴重;鵝、雞等亦可感染,但發病較輕。四季均可發病,夏、秋季高發;以接觸傳播為主,亦可通過氣溶膠傳播,蚊子、野鳥和帶毒鴨是傳染源。

臨床癥狀

        蛋鴨/種鴨:雛鴨、育成鴨發病主要表現翻個、癱瘓等為主的神經癥狀,死亡率較高(未免疫區發病后,死亡率最高可達50%);產蛋鴨發病主要表現一過性降蛋,死亡率較低(5%左右),臨床癥狀主要表現為高燒、采食量產蛋率一過性下降;蛋種鴨的種蛋受精率降低10%左右;公鴨睪丸出血、萎縮,精子質量下降、受精率低。

        肉鴨;發病率明顯增加(3~5%),10~25日齡易感多發,30日齡以后依然有發病,發病越早死亡率越高;主要表現為頭頸震顫、站立不穩、翻個、雙腿掙扎呈游泳狀,采食、飲水減少,常因飲水、采食困難,最后衰竭致死或因翻個等踩踏致死。

剖檢變化




        心內外膜出血;腦膜水腫、出血;肺臟先是一側出血發黑,后兩側出血發黑;肝臟腫大,顏色多數發黃發白,類似腺病毒;脾臟腫大、出血,似大理石樣花斑;腎臟腫大、出血,似花斑樣;有的腺胃乳頭出血;胰臟出血。

治療與預防

治療

        目前沒有一種西藥對鴨黃病毒病起到很好的治療效果,多數采取對癥治療等措施加以控制。初期治療思路:中藥扶正解毒、清熱燥濕藥物,配合多維、抗生素等;有條件的話可以配合使用鴨黃病毒高免抗體治療。

 

預防

        通過接種疫苗來提高鴨群對該病的抵抗力,是防控鴨黃病毒病事半功倍的方法。養鴨集中區免疫覆蓋率需70%以上,才能形成良好的生物安全環境;目前來看,肉鴨黃病毒活疫苗免疫1次(7-10日齡);蛋鴨/種鴨免疫2次及以上(兩周左右首免,開產前免疫2次),效果良好,未見復發報道;免疫黃病毒滅活疫苗區域(開產前至少免疫3次,1ml/羽);肉鴨發病率高的區域建議種鴨考慮使用活廟(2次)+滅活苗(2次)的免疫方案。